“孤兒”不孤 母愛並未缺席
  南都記者前往六斤繼父家調查,改嫁的母親並未遺忘他
  事件回顧
  “父早亡,母改嫁,隨後爺爺奶奶去世,孤兒楊六斤獨自居住數年,吃野菜撈魚維持生計”,5月23日以來,隨著廣西衛視一檔公益節目播出,楊六斤的故事打動了無數國人,愛心人士為他捐款達500萬元。6月6日,深圳康橋書院兩位義工把楊六斤接到深圳讀書。6月23日,哭喊著不願離開的楊六斤被接回廣西。隨即再引起爭論和關註。
  此後,南都記者深入楊六斤的家鄉德峨鎮新街村上馬排屯、新街完小實地走訪,發現楊六斤雖然身世堪憐,但生活其實並非節目所展示的那般艱苦。兩年多來他一直與堂哥一家同住,獨居生活從今年3月才開始。此外,他每周五天住校,周末才回堂哥家,只是偶爾才吃野菜,而且野菜也是當地居民的家常菜。
  廣西衛視衛星頻道總監李曉接受南都採訪時也表示,因為前方記者瞭解挖掘不夠深入,所以導致節目一些細節與事實不符,他還呼籲不要再給楊六斤捐款,因為捐款已經足夠多。
  在公眾關註的目光中,楊六斤母親的身影一直沒有出現。然而記者調查發現,母愛其實並未缺席,母親改嫁後一直有照顧他,他也常到繼父家裡住。
  母親雖改嫁,但並未遺忘六斤
  2012年7月之前,楊六斤一直住在德峨鎮德峨村龍洞丫口屯,2006年父親病逝,2007年楊六斤媽媽帶著弟弟改嫁到德峨鎮三沖村弄麻屯李成賓家。
  丫口屯距離弄麻屯大概9公里,不過路不好走,都是崎嶇不平的山路。前天下午,記者開車從龍洞小學出發,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,因為路面不平,雨水沖刷後形成大溝,車輛根本無法通過,只好搭乘摩托車進去,走到距離弄麻屯大概還有500米的時候,路面幾乎成了水坑,最後只能步行。
  六斤的繼父李成賓住在弄麻屯的舊寨,一座只有一層樓的水泥磚房,大概60平方米,平時,這個小屋子裡,住著7口人,李成賓夫妻,其父母,還有包括楊六斤弟弟在內的三個小孩,屋裡漆黑一片,李成賓夫妻倆到隔壁的西林縣打工,家裡留下爺爺奶奶照顧三個小孩。
  “六斤在丫口屯的時候,我們也經常去看他,給他送去米和油,有時候也給點錢,每年他也會來弄麻屯住個四五次。”李成賓說,妻子改嫁過來後,一直念念不忘住在爺爺奶奶家的楊六斤,而且當時其爺爺奶奶歲數比較大,身體也不大好,所以她一直很揪心楊六斤,每年都要去看他好幾次。
  “有時候也會給他錢,50、100的,好幾個春節,也都是在弄麻屯過的。”李成賓說,在楊六斤的爺爺奶奶還沒有去世的時候,他們也都會接楊六斤到弄麻屯跟他媽媽弟弟一起住,他特別愛跟他弟弟玩。
  爺爺去世後 被接回堂哥家
  住在龍洞小學對面的鄰居楊金輝,家裡有台小麵包車。在他的印象中,經常看到楊六斤的媽媽到龍洞來看他,每次都提著東西過來,“我記得很清楚,有好幾次都是他繼父從弄麻屯送他回龍洞上學,當時他們在路口等車,看到我的車,就讓我順便把六斤給帶回學校,他繼父挺照顧他的。”楊金輝說。
  楊六斤的堂叔楊健雄也確認,楊六斤的媽媽改嫁後,還經常回來看他,每次來,都會給他買衣服或者食物,“有時候也會給錢,那是肯定的。”楊健雄說。
  “如果記得不錯的話,應該是2012年6月30日下午,考完試開始放暑假,我去學校接他,但是他堂哥楊取林比我先到,就把六斤接到新街村上馬排屯去了。”六斤的繼父李成賓說。
  六斤的爺爺在2012年5月份去世,留下楊六斤一人,因為當時還在上學,所以就借住在堂叔楊健雄家裡。“那段時間,他媽媽經常去看他。”李成賓說,當時他們也都商量好,等楊六斤考完試,就去把他接到弄麻屯一起住。
  沒想到,考完試那天下午,李成賓去到學校的時候,發現楊六斤已經被他的堂哥楊取林接走了,而在爺爺去世到考試這中間的兩個多月,他還接楊六斤到弄麻屯住了幾天,當時也說好考完試去接他。
  “這也比較正常,因為在我們這裡,有這樣的習俗,一般父親去世母親改嫁後,都會由男方的親屬來撫養孩子,也算是楊家的香火。”楊金輝說。
  李成賓表示,楊六斤被楊取林接到新街村後,因為比較遠,而且路不好走,所以這兩年沒有去看過楊六斤,“但是他媽媽基本上每個月都會打一通電話給他。”
  採寫:南都記者 陳思福 黃丹 葉淑萍
  攝影:南都記者 陳文才
(編輯:SN182)
創作者介紹

胡楊林

ie31ieql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